标王 热搜: 龙井  春节  正山小种  普洱茶  茶具  安溪  金骏眉  茉莉花茶  花茶  紫砂壶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茶叶新闻 » 名茶大观 » 历代名茶 » 正文

云雾茶:海葩一怒为茶贡,世界上最古老的茶农,也是最古老的茶师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8-17  来源:农业网  作者:马连道茶城  浏览次数:51
核心提示:贵定云雾茶曾名鸟王茶鱼钩茶,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均为贡茶。  在云雾镇鸟王村关口寨,竖立着著名的贡茶碑,为清朝乾隆五十五年所立
 贵定云雾茶曾名“鸟王茶”“鱼钩茶”,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均为贡茶。 
  在云雾镇鸟王村关口寨,竖立着著名的“贡茶碑”,为清朝乾隆五十五年所立。 
  碑文记录了“抗贡风波”―― 
  为征得更多贡茶,朝廷准许村民以茶代税。此后,朝廷又一再追加,到乾隆时期,数量已十分惊人,不堪重负的村民,只好用开水将茶树烫死…… 

  很久很久以前,高高的云雾山上,居住着一个神秘的部族。 
  他们来自遥远的东海之滨,他们为茶而来,随茶而居,以茶为生。 
  薄暮晨曦,蜿蜒的山道上,三三两两走着一群蓝衣的苗家女孩。 
  她们身姿曼妙,衣衫上头都有海贝、蓝靛装点的刺绣背牌,随着轻快的脚步,叮铃脆响。 
  云雾山的清晨,被唤醒了。 
  茶坡上,她们分散在茶树之间,一芽芽鲜嫩的茶青,在她们的指尖翻飞,迅疾落入腰上的竹篓里头。 
  日头渐高,额上见了汗,女孩手上的动作依然很快,生怕耽误了辰光。 
  上贡的茶,就像阿爸脸上的皱纹,一年比一年多。 
  而云雾山的茶青,古来就少――今年的茶季,如何度过? 
  女孩想着,眉尖起了轻愁。 
  家中的阿爸,也愁。他与村里的男丁一起,相约到寨老家中,打算寻个主张,把官府应对过去。 
  寨老年纪大、见识广,颇认得些字,村民都服他。提起上贡,几个气性大的小伙,压不住性子,拍着桌子说,干脆把茶树弄死算了! 
  也是被官府逼得走投无路了,平日里稳当当的寨老忍不下心头的火,使劲把烟杆往地上一磕,甩了狠话:“就这么干!” 
  开水烫茶树。狠狠心,一壶壶浇下去。 
  阿妈气得红了眼,一个劲地咒:“挨千刀的呦……” 
  阿爸叹气,蜷起了身子…… 
  女孩泪光莹莹,打湿了两颊的散发…… 
  寨老在族里的宗祠,一整夜,长跪不起,“这是天神的恩赐,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产量?”寨老喃喃自语,有泪,不断从眼角涌出,“不管怎样,我们都是有罪,对不起先祖……” 
  茶,是海葩苗的命啊! 
  他们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茶农,也是最古老的茶师。很早很早的时候,他们就已开始饮茶、种茶、制茶…… 
  他们的茶极好,产量极低,很是珍贵。 
  这茶,贵为五朝贡茶,《贵州通志》有专门记载:“黔省各属皆产茶,贵定云雾最有名,惜产量太少,得之极不易”,还说到云雾茶“为贵州之冠,岁以充贡之”。 
  正因为此,朝廷不加限制地索取,终于激怒了他们。 
  寨老亲自下山,向官府报告:“近日雨量过多,泡烂了树根,恐不能上贡。” 
  官府大惊,派人实地查看,发现茶树根确已腐烂,只得赶紧上报朝廷。 
  朝廷对此事颇为重视,不多久,公文即至,表示减免茶贡,并拨银420两,交给当地大户,要求在一两年内恢复生产。 
  官府将公文内容刻在石碑上,立于鸟王村,以示皇恩浩荡。 
  这就是著名的“贡茶碑”。 
  碑文背后,诉说着那一年的茶殇,海葩苗的哀伤…… 
 
 
[ 茶叶新闻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茶叶新闻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备案申请中
Powered by DESTOON